2016年7月20日 星期三

寫給餐飲求職者與未來工作夥伴的一封電子情書:DREAM BIGGER,如果你(與妳),也曾想像過一點什麼。











(是的,我們這一次真的要搭造火箭了,然後我們需要更多有信念的你與妳以起來參與。下面文長,給自己一點耐心。)




2016年金曲獎的隔天,當我從電腦螢幕裡看著我們的常客林暐哲老師在得獎時說出『DREAM BIGGER』這兩個字的時候,就只是一瞬間,我想起了一些我們常簡短聊著的話。其實就是那樣的自然,和頒獎台上一樣。關於我們時常交換那一點點彼此正在幹的事情時,他總是用同樣的眼神,說著同樣的話。


是的,只是試著去把夢做大一點而已,有什麼不可以的呢?


雖然,對照我們現在在做的,以及我接下來要說的事情,這一次我好像再也引述不出什麼餐飲大師說過的話來當作開頭了。畢竟再說下去就太煽情了。當然如果七年來你曾經關注過貓下去做了什麼,寫了什麼,發生了什麼,我想,當我寫下這樣的話當作開頭的時候,可能也會有人想發出一點點會心的笑。


是的,七年過去了,太多太多了。眼下,我能不能用我們自己的事情與語言來當作開頭?七年過去了,我們還在,故事也還繼續,每晚每晚的記錄也還在持續往前推進中。有更多不同的人更多不同的歡樂聚會在這裡發生、相遇,也有更多不同的想像被具體執行,更多跨界的合作被完成了。


說真的,沒有想過完全沒有台北資源的一群人可以在這裡做到這些。如果說有一點事情我會說它很酷,我想那這可能就是了。








三年前,我決定用『貓下去跨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 / MEOWVELOUS INC.』來當作這間小餐館後面註冊的公司名字。從名字開始了這場夢。然後我用了很不一樣的概念完成了整間餐館的重新設計,並以『貓下去計畫』嘗試重新定義小酒館在台灣這回事。


一路到了去年初,因為缺人,我們正面挑戰了訂位服務提供與否的實驗。二月,我們設計了第一次的雞尾酒快閃派對『淤青小酒館之夜』。五月,正式把『淤青小酒館』推出來當作概念,為了解決長久以來的缺人問題,我們開始了只營業晚上8點到12點的類酒館特殊型態。


一路上我有時候真的會覺得我好像瘋了(但可能我是真的瘋到我自己沒發現。)我好像把整個公司僅剩下的員工都當作可以共患難的夥伴而忘記大家也同樣害怕。我幾乎失去了所有熟悉的人事物在去年八月。也一度就要放棄。


『貓下去淤青小酒館計畫』這個錯字連篇的概念只證明了我們解決問題的勇氣與運氣,但卻找不到任何可以繼續下去的蛛絲馬跡了。眼看那個曾經有過的夢與理想,想像中可以幹出很多可能的獨立型餐飲公司,就快要像台火燒車一樣的自我爆炸了。



然後奇蹟在八月的後半段來了。我把那些過程裡所有的想法,參考了「格式InFormat Design Curating設計策展公司的一篇網路文章〈一片展覽的海洋│寫給設計求職者的情書〉寫成了一封徵人信,給所有我認為可能在網路上看見我發出的同樣訊號的餐飲人。


我用了一些樂團朋友常用來當作售票回函的Google表單,設計了一封比照Google徵人邏輯的簡單測驗表格來當作線上履歷表。我把這些放上了BloggerFacebook,盡可能的讓轉貼發生,請一些貓下去長期的朋友做實驗,給意見,然後,奇蹟發生了,不到10天內我收到了130幾封的表單回函。(事後我告訴常和我討論餐飲業難找人的富錦樹集團負責人Jay,當然他還適用招牌的笑臉回應了這件事情的不可思議&^%$。)






我買了遠低於平常要給104人力銀行的臉書贊助。然後我花了10天每天排定所有通過我設定的耐性測試和基礎工作資歷條件的人來面試。在這之間,運氣真的很好的是,除了時常給我意見與幫了很多忙的廚師阿聖,我們還有從飯店被介紹來上班的JoyNick與軍漢,他們讓這間小餐館不至於需要從零開始來過。九月,外人都很難想像的是,我們一群原本都不是很相熟人,開始了這個從八點開始的奇妙生意。


然後一路開始試驗默契,想辦法回到以往的營業時間,試著和失去的老客人找回聯繫。我們一起做了更多的磨合與嘗試,在徐州路這間小到不行的餐酒館裡頭。過程裡也和很多人交換意見,面試了很多不同的人,遇見了很多不同的狀況。幾乎每個月都會有很多不同的思考在發生與改變,也有許多新的夥伴來了又走,而真正發生的,後來的這些很不可思議的事,卻是我一開始也沒想過的。


是的,也就是真的DREAM BIGGER,把夢做得更大一點。








去年的1225號,我們把討論了很久的敦化北路218-220號那間舊雙聖閒置下來的店面給簽約租了下來。斡旋租金的當下我只打電話給了兩個人,一個是我的室內設計師鄭家皓,一個是我的好朋友bartender尹德凱。可能只是想得到一點也一樣不是很確定的信心吧,然後就決定要租了。當時我很確定的想法也就只有我的好朋友迪拉胖常和我說的故事。他說:想好了就去做啊,不然不做也不知道要幹嘛,要做了才知道該怎麼辦嘛!(當然這個故事是和他去辦了個壽命不長的親子雜誌有點關係啦……。)


當下根本沒有想過錢夠不夠的事情。很確定的事情只有一個:這個可以簽超級長約的百坪空間,是台北市區內,唯一個僅剩下的合理合法,又符合我對於餐飲店面科學風水看法的獨立商業空間。(在這發生的同時,其實我們也在思考是否該與信義區的百貨合作進大賣場的可能。)


當下我有真正可以來操作這些餐飲現場的夥伴嗎?
我有很確定的型態與想法?
我知道裝潢與設計下一步的清楚邏輯嗎?


其實,完全沒有。


我只知道的是,我已經有很多點子再也不想藏在徐州路那個小地方年復一年有志難伸了。而且我很確定知道的是,那些點子可以讓更多比我更傑出的人重新思考一同來創立某些不可能的事情並且讓它發生,重新思考團結,開放與未來。


台北餐飲歷史上已經很久沒有一間可以稱做特別的公司是兩手空空靠著一批沒什麼背景的餐飲人用意志與不同於他人的品味給創建出來的了。而我心中的那些點子,遠遠不止是關於食物與飲料的點子。那些點子是關於一場很巨大的夢,是要打造一個很特別的餐飲公司的夢。


然後這一切就這樣從一片模糊之中開始了。每一個月都在絞盡腦汁(外加燒香拜佛)。六個月過去有大半的時間我和設計公司都在討論的是概念以及摸索概念的合理性,然後才去設計空間的整體性。不管後來真正進場工作的夥伴的是誰,要從哪裡來,我們花了好多的討論為的就是要讓任何人進到現場都可以讓真正屬於台北未來的小酒館型態『有可能發生新的可能』。


這中間光是畫圖就用掉了四個月。我們從拆除到只剩一片廢墟的空間裡想問題,找問題,解決問題。任何一個我們認識的頂尖廚師,任何一個可能尋求合作機會的餐飲人,只要可能問得到意見與協助的,都沒放過。不只是合作的直學設計,集品系統廚具一直推著我向前跑,連Wooloomooloo的老闆Jimmy也協助我重新理解了空間的合理性。在這中間,我想是和尹德凱思考如何在這裡頭放進一間可以拿下50大酒吧的磨合過程裡給了我不同的啟發以及,徐州路淤青小館的經營問題持續讓我渴望去做更大膽的操作嘗試。


這是一個沒人教過該怎麼辦的事情,而有時候如果只是想到害怕,那根本什麼事情都做不了決定。一切都是如此巨大,如此不確定(說樂觀絕對是裝出來的,但說悲觀則是完全沒意義的喪氣話...)。夾縫中,我們燒掉了很多耐性與資源(以及金錢!),然後來到了今天。



眼下的七月,我可以聽執行主廚林庭右(Leo Lin)給我很多關於廚房人力建構的意見與他的想法。有外場營運主管顏靖文(Winnie Yen)來當我理性面的那個經營角色。酒吧經理當然是尹德凱(Kae Yin),然而他的團隊裡頭可多的是歷年來台灣World Class調酒比賽的冠軍以及許多有著怪點子的調酒師。


而這間『貓下去跨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接下來操作的概念是經歷了無數次反覆思考之後被確定的:

我們將會在敦化北路打造一間更繽紛座位更多食物與酒精更多元化的小酒館『貓下去俱樂部Meowvelous Fan Club,而緊鄰著的酒吧『俱樂部男孩沙龍Clubboy’s Saloon除了供應整個俱樂部主要的佐餐雞尾酒,晚間的設定是要成為城裡最新最棒最有特色的酒吧(當然應該會是民生社區第一個具備社交性質的雞尾酒吧)。


至於這所有故事的開頭,『貓下去淤青小酒館Bruise Bar by Meowvelous Project,則是必須存在的本店,是獨立於所有理性的不理性概念的實驗場。那些感情,對於所有貓下去七年來的總總,都太過深厚,我寄望看到它再3年就能完成的10年里程碑,我們也都希望看見它真的能擁有很傑出的團隊來完成它一晚又一晚的任務亦即,打造一個既獨特又不妥協的,台北城裡永恆的歡樂角落*()



我是貓下去的負責人陳陸寬,是的,聽我說了這麼多之後,我只是想要告訴你,我未來的夥伴,這是一間有著這麼深厚底蘊的小公司準備要成長的一段漫長故事,是我希望能在陌生的當代世界裡找到知音的一封電子情書。


如果你也還在某個廚房裡尋找可以討論當代廚藝的廚師,如果你也還每晚徘徊在各個酒吧與電腦螢幕前尋找可以揮汗工作的調酒場景。如果,真的只是如果,你希望有個擁有新創公司精神的餐館可以參與,有很不同的餐飲人在每一個晚上的現場和你一起在外場當班,一起設計操盤戰術,設計話術以及,有態度超正面的廚師夥伴當你的背景,有經營團隊當你的後勤,有各種酒精產品讓你有資源可以在每晚的現場打好一場又一場漂亮的陣地仗,



我想我們一定會在不久的未來碰面聊聊,交換彼此對這些的看法。








是的,我們也已經準備好要開始找各式各樣的人進來一起工作了。


如果你也已經聽說過這裡的總總毀譽參半的事蹟,如果你也還想挑戰一次對這個行業(或這個餐酒館計畫)的認知,如果你需要找到,在這個餐飲路上真正有心力想要一同出頭的夥伴,這裡應該會遇見的是,比較正面的思考與不太一樣的作法。而如果你想的也和我們很接近,那很棒,我想我們會一起開始完成很多計劃!


這一次我們依然設計了一套新的線上履歷表給想要加入這場馬拉松式的職業賽事的夥伴來填寫,連結在這裡:


貓下去跨業發展股份有限公司求職者資訊填寫表.2016年夏季版



希望你能花點耐心,玩心,幽默感與小聰明,我想這會是真的讓我們認識你最好的方法。
(然後,請特別注意,為了避免因為填寫時間過長導致的頁面重新整理,有心填寫履歷的你,請開啟一個備份的文件來填寫回答,複製上空格,我想會是比較好的方法。所以還是建議用電腦,不要用手機!)


當然如果你能設計一份更符合當代式的個人履歷表,你也可以郵寄到『台北市中正區徐州路38號』或是以email的形式寄到到我的個人信箱:kwansixtynine@gmail.com。在正常的狀況下,我會盡快的回覆你!


但最後請容許我提醒你,這是一間受到安東尼波登,披頭四,以及Google啟發的餐飲公司,我們需要的是同樣理解與明白這些固中奧妙的夥伴,而這也是一間依然充滿車庫精神的新創公司,很多基礎組成也還需要很多適合的夥伴來共同完成。下面是我還需要的職缺夥伴與工作內容描述,歡迎你前來和我們了解這些並且開始一起工作!




1.未來的店長與資深外場工作夥伴(貓下去淤青小館,貓下去俱樂部,需求人數不限)

在這個工作職位裡,需要至少2- 3年以上的相關工作經驗。有可能是飯店、連鎖餐廳,獨立小餐館或是咖啡館與酒吧,皆可。你需要熟悉服務流程的設計、常態的進出貨管理,製作報表以及日常結帳。有POS機的熟練工作經驗最好。我會需要和你討論這些。對設計與美感興趣的人更棒,我們會需要和你討論衣著與menu的設計。最重要的,你對於食物與酒類的知識與製備要富有熱情與高度興趣。尤其是世界各大城市很棒的餐館、食物,酒吧與供應的酒類產品。這是我們謀生技能裡很重要的一環。

關於薪水,依面談結果與評估,$35000 - 45000左右會是起點。關於福利與休假,如果你能來上班,我們會一起設計。關於這點,要先說抱歉,因為這是一個老闆自己都不太有過休假的公司,需要聽聽各種意見才能做出好的設定。

這個職缺或許需要負責的層面多了點,但別擔心,我們會在你旁邊和你一起工作每一天。



 2.未來的主廚,副主廚與廚房領班(貓下去淤青小館,貓下去俱樂部,需求人數不限)

在這個工作職位裡,需要至少3- 4年以上的工作經驗。需要飯店、連鎖餐廳、義大利麵館,獨立小餐館,美式餐館或是咖啡館、酒吧甚至現代化的中餐館的相關工作資歷(包含中央廚房,點心房,都在討論內!)。你不會有太多主廚要常常換菜單的壓力,但你需要高度組織廚房的能力。我們會和你慢慢地培養默契。思考關於貓下去每個計畫的食物可以是什麼樣子,該是什麼樣子以及,關於未來我們的廚房工作可以是什麼樣子。你會有洗碗工,但也可能需要帶頭作結束的清潔。你需要領導別人,需要還不錯的溝通技巧。當然你需要能給大家很多關於國際餐飲以及實務上的知識分享。

我們會需要你一起派功課給大家,設計表格並且安排系統化。我們會一起思考廚師的制服與上班的氣氛該是什麼樣子,下一個計畫可以先從哪塊領域開始。

關於薪水,$40000 - 50000左右開始都有可能,視面談結果,負責的計畫與最終培養的默契而定。關於福利與休假,如果你能來上班,我們會一起設計。長期以來貓下去其實是一間沒有主廚的餐館,但現在有了執行主廚當最主要的夥伴,早期那種靠著老闆inside out所設計出來的模式將可以進化到另一種邏輯架構。未來應該可以讓更多有責任感的夥伴來接續打造更不同與專業的工作氣氛。



3.線上廚師(包含甜點廚師)、外場服務人員,吧台兼外場夥伴(貓下去淤青小館,貓下去俱樂部,需求人數不限)

在這個職位上你不需要太多工作年資但需要有相關的工作資歷。廚師需要已經具備相關知識與自己的工具。外場服務夥伴需有餐飲工作(各式)經驗與基礎安全認知。

除了貓下去淤青小酒館的吧檯的事務需要所有工作夥伴一起處理之外,貓下去俱樂部與俱樂部沙龍的外場服務人員期望是成為一個整體性很高的服務團隊。如果你對於小酒館有一定程度的喜愛,我想我們可以來設計一個工作是外場服務與吧台兼備的,如果你對於酒吧的上班型態有高度熱愛,我們也可以一起來設計所有的工作內容。

但最重要的一點,在這些職位裡,最終應該是可以不用預設只能在廚房或是在外場工作的。因為我認真地希望每個人都是裡裡外外能勝任餐飲工作的好夥伴。意思是,可以交換工作,這會很有趣,能讓你很快累積在這一行裡裡外外謀生的技能並且成為大家都想和你一起工作的好傢伙。


你不需要特別的學歷與年紀,但你要讓人看起來就是適合站在這一個行業裡工作的人。我們會每天一起工作、成長。在食物與酒類知識裡頭,我們會一起找到許多每天工作的動力。大部份的工作時間你會處理雜事,但這是建構餐飲業的基礎,我們可以每天一起找問題,成為未來很棒的工作團隊。

關於薪水,依面談結果與評估,$30000- 35000左右會是起點。關於福利與休假,我們或許可以一起討論與實驗一種全世界現在都在用的方法。



4.兼職工作夥伴:包含計時廚師,學生實習,外場工讀與夜班清潔(貓下去淤青小館,貓下去俱樂部,需求人數不限)

這是一個需要固定排班的PT職缺。多或少視情況而定。歡迎餐飲科系相關學生課餘打工,或有相關工作經驗,可馬上提供勞動力的求職者最好。需求人數不多,但待遇從優,時薪從$130或者更多開始。提供的工作時間是從下午到午夜之間的時段。可視情況討論。你需要有餐飲人的基因,與勞動成為好朋友,那麼在這個職缺的工作裡,我想你會做得很愉快。










最後,我想沿用一年前我寫那封信的結尾:這裏有的,可能是視野比較不同的國際觀以及現在普遍大小餐館不太會遇到的人事物。如果你能來上班,我想這會是個有趣的大家庭與面對很多不同客人的一個特殊工作體驗。

以上都是迫切需要,也渴望遇見的夥伴條件。非常希望能收到你的履歷。而如果我們真的碰面了,我想我會問你的問題一定都是:



有什麼是你跟其他人有不同看法,但是你覺得很重要的事實?
(如果你還能告訴我這句話的出處,那會更酷!)


別擔心公司的制度問題。我們都已經準備好。但這樣是不夠的,因為我們需要有想法的人來一起設計這些讓它變得更好。



後續我會繼續發佈一些訊息,讓你知道我們的經營理念以及那些最核心的價值與精神,相信這些信條也會是我們可以活得很不一樣的唯一方法!




(註:台北的歡樂角落之於貓下去一詞,最早乃出現於舒國治先生於聯合報上的文章描述,特此聲明。)